住建部:开放小区非一刀切 会保障居民合法权益

新京报 2016-02-25 09:14:48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昨日,成都市魁星楼街和吉祥街之间的住宅楼。这里没有围墙,单元门和铺面直接挨着街面。目前,成都已在9个示范片区试点“开放小区”。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新京报讯 (记者马力)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》近日印发,住建部部长陈政高近日发表署名文章,解读《意见》。他表示,《意见》是住建

昨日,成都市魁星楼街和吉祥街之间的住宅楼。这里没有围墙,单元门和铺面直接挨着街面。目前,成都已在9个示范片区试点“开放小区”。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

新京报讯 (记者马力)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》近日印发,住建部部长陈政高近日发表署名文章,解读《意见》。他表示,《意见》是住建部会 同29个部门研究起草,并经党中央、国务院讨论通过,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指导城市规划建设管理、促进城市持续健康发展的纲领性文件。

《意见》中提出,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。这引起了社会关注。昨日,住建部发言人在住建部官网称要正确理解“逐步打开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”,并不是“一刀切”,也不是“一哄而起”,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“拆围墙”,会切实保障居民的合法权益。

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形成“断头路”

住建部表示,在近日社会对此话题的讨论中,不少网友对“推广街区制,逐步打开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”发表了看法。归纳网上讨论的意见,有一条是基本一致的,那就是对街区制给予了肯定。同时,一些网友也存有疑虑。

住建部认为:一是街区制是对世界城市规划经验的总结,也是发达国家通行的做法;二是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确实存在问题,主要是它影响了路网的布局,形成了“丁字路”、“断头路”,是造成交通拥堵的重要原因之一,也影响了社区居民的出行。

因此,《意见》提出“新建住宅要推广街区制,原则上不再建设封闭住宅小区。已建成的住宅小区和单位大院要逐步打开,实现内部道路公共化,解决交通路网布局问题。”

制定具体办法肯定要听取民意

“拆围墙”一词是近几天网上讨论用得最频繁的词,住建部称,要认真全面理解好“逐步”两个字。“逐步”就是要有计划,要有轻重缓急,并不是“一刀切”,也不是“一哄而起”,更不能简单地理解为“拆围墙”。

住建部表示,《意见》对这项工作提出了方向性、指导性的要求,具体实施中还要制定细则,特别是各省份、各城市还要根据实际情况,制定具体办法。在制定办法过程中,肯定要听取市民意见。

打开小区是否与《物权法》相悖,是否影响到业主权利,也是社会关注的焦点。住建部称,要实施逐步打开封闭小区和单位大院的城市,都会考虑到各种实际情况,考虑各种利益关系,依法依规处理好各种利益关系和居民的诉求,切实保障居民的合法权益。

■ 北京情况

北京市规划委表示城市规划修改将分区分类新旧有别;通州行政副中心街口间距仅一两百米

已有社区改造将充分考虑居民意见

记者昨日从北京市规划委了解到,市规划委正在认真学习领会《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》,并结合北京实际情况,围绕城市总 体规划的修改,研究相关落实措施。相关负责人表示,将制定分区分类,新旧有别的规划管理原则。对于社区更新改造问题,将充分考虑当地居民的意见和建议。

1 城区路口间距多为四五百米

“‘窄马路、密路网、开放街区’的理念在城市规划领域并不是第一次提出,我们在规划实践中也一直努力贯彻这一思想。尤其是在当前形势下,这一理念对于改善大城市病、提升城市生活品质具有积极作用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他解释,这主要反映在两个方面。一方面有利于改善城市交通微循环。目前,北京中心城路网间距大、密度低,相邻路口间距多数在四五百米左右,其他 大城市如纽约、香港等,则大部分在两三百米左右。这与单位大院和封闭社区的巨大尺度不无关系,导致微循环系统不畅,道路快慢不分,加剧了骨干路网的交通压 力,造成交通拥堵。

另一方面,也有利于促进公共资源共享,增强社区活力。开放式街区打破了大院和封闭社区对城市的割裂,促进绿地、广场、市政设施、公共服务设施等城市公共资源的共享,提供更多的公共空间,有助于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与互动,带给社区更多的活力。

“此外,在对文件学习、理解过程中,我们还注意到了几个关键词,包括‘不再建设’、‘已建成’、‘逐步打开’等等。这意味着在实际规划管理工作中,要求我们对单位大院和住宅小区、新建社区与已建成区分别按照分区分类、新旧有别的原则加以考量。”这位负责人说。

2 现有规划编制包括破墙通路

该负责人介绍,在正在进行的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编制中,结合非首都功能疏解,推进城市修补工作,其中一项很重要的内容就是破墙通路、拆墙见绿,促 进大院大所与城市的融合,减少封闭住宅小区,增加城市绿地及公共空间,实现市政、公共服务、管理等各种功能与城市的融合和对接。

同时,北京在城市规划建设中也进行了试点。这位负责人透露,比如在通州行政副中心的规划编制中,规划的街口间距大约在一两百米左右,形成适宜的街区尺度。

“还有就是在对中心城某一仓库疏解后用地再利用的过程中,通过打破封闭大院,增加了生活性街道,提升了城市的通透性和微循环能力,同时开辟绿地广场,增设公共文化馆、博物馆等公共服务设施,创造出方便到达、环境宜人、充满活力的公共空间。”他说。

3 通过把控地块确定街区规模

对于公众关心的由于推广街区制社区而带来的安全、停车、环境、管理等实际问题,这位负责人表示,对国家有关部门出台的相关配套的政策和法律法规 文件,北京将认真贯彻落实。同时将配合国务院规划建设主管部门,针对城市新建区和建成区分别研究优化街区规模、道路尺度、建筑退线距离、环境设计等一系列 技术标准和行业规范。

他表示,北京将加强城市精细化管理,制定分区分类,新旧有别的规划管理原则。

其中,新建社区主要通过把控地块尺度来确定适宜的街区规模,形成合理的路网结构、宜人的空间环境。这意味着将来的住宅小区,从土地出让时,就会考虑到合适的大小,避免大地块形成大社区。

而在中心城已建成区,则要综合考虑地区交通条件、公共服务资源配置及居民意愿等因素,通过存量更新打通断头路,改善微循环,促进资源共享,实现“一刻钟生活服务圈”。

对于涉及居民切身利益的社区更新改造问题,则将继续充分考虑当地居民的意见和建议,鼓励市民多渠道参与社区治理,共建和谐宜居、开放共享、绿色生态的城市环境。

本版采写/新京报记者 马力 信娜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